经典案例
GUANCHAO LAW OFFICE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经典案例

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与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天津众顺石油钢管有限公司承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5-11-26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青民二商终字第86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振岩,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建伟,天津观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潘悦明,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丰秋,山东丰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天津众顺石油钢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振岩,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建伟,天津观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顺威尔特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天津众顺石油钢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顺公司)定做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2013)黄商初字第13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0月8日受理。本案受理后,由审判员王立春担任审判长并担任本案主审,与审判员逄明福、代理审判员卞冬冬共同组成合议庭,向双方当事人送达开庭传票后,于2014年10月28日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及原审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张建伟,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沈丰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一审诉称,2012年9月3日,原告与被告众顺公司的授权代表丁德镇以众顺威尔特克公司的名义签订合同,约定由原告按照被告的技术标准,承揽制造抛丸清理机两套,合同总价款30500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但被告未按合同约定日期及数额付款,尚欠合同阶段性款项725000元。众顺威尔特克公司成立日期是2012年12月6日,在合同签订时,众顺威尔特克公司未注册成立,众顺公司是众顺威尔特克公司的出资方,且合同签订后,与原告发生的所有资金往来均为众顺公司,因此其应对成立前行为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令被告支付货款725000元以及延期付款利息5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庭审中,原告放弃要求被告承担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
众顺公司一审辩称,其与原告没有发生过业务,本案合同主体应为原告与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众顺公司不应成为本案被告,原告起诉众顺公司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众顺威尔特克公司一审辩称,1、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加工费725000元及延期付款利息缺乏事实依据。被告与原告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而不是加工合同关系;2、被告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履行了付款义务,部分余款未付的原因是原告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违反合同约定,导致付款条件未能成就。2012年9月3日双方签订合同,次日被告依约向原告付款915000元,但原告没有按合同”收到预付款75天内交货”的约定履行交货义务,导致交货日期延迟数月,在原告交货违约的前提下,依据合同第十四条”设备若不能按期交货按每天一万元由卖方向买方支付违约罚金”的约定,原告未向被告支付违约罚金,其请求被告支付40%货款的条件未能成就;原告交付的设备重量明显低于合同约定,质量达不到技术协议约定的标准,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因此合同约定的第三笔付款条件不能成就。合同签订后,被告共向原告付款1715000元,按照双方履行合同的条款看,被告只需要支付预付款915000元,对被告多付的预付款800000元,原告应当返还。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退还被告多付的800000元设备款。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3日,原告与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原告承揽众顺威尔特克公司钢管外壁抛丸清理机1套,单价1050000元,钢管内壁抛丸清理机1套,单价2000000元,合同总价款3050000元;交货时间:收到预付款后75天交货;结算方式、时间及地点:合同签
订,买受人付合同总额的30%给出卖人,出卖人设备制作完毕发货前,买受人支付合同总额的40%,设备发货到公司院内清点后付合同额的10%,安装调试完毕,一周内再支付合同总额的15%,余款5%为质保金质保期满付清;违约责任:设备若不能按期交货,按10000元/天接受买方处罚,以此类推,若因买方不能按期付款,交货期顺延。合同签订后,被告共支付原告加工费1715000元,其中2012年9月4日支付915000元。
原、被告对被告应否支付安装调试完毕前的剩余货款有争议。被告主张,原告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逾期交货、设备缺重等严重质量问题,因此被告不应支付50%合同总额的款项。为证明上述主张,被告提交如下证据:1、工业品买卖合同1份。其中合同第五条随机备品、配件工具数量及供应办法:见技术协议。以买受人为准。其中的”后以买受人为准”为手写;第十条检验标准、方法、地点及期限:总重量200吨以上,按买受方实际过磅为准。该内容为手写。2、2012年12月3日的验收会议记录1份。主要内容是对设备部分部位存在的设计缺陷进行改造,证明原告的设备没有达到技术协议要求的参数和标准。落款处有”丁德镇任宗合”的签字。3、2012年12月17日的会议记录1份。主要内容是:1、内抛皮带轮加工精度达不到,重新制作;2、档管器没有做,制作;3、安装问题:a、2012年12月20号之前开始发货(在此之前,甲方付出发货款)b、2012年12月21号开始安装c、2013年元月31号,设备安装完毕,具备调试条件;4、设备安装完毕,整体喷面漆,颜色甲方提供色卡。甲方代表丁德镇任宗合乙方代表王荣伯4、2012年12月23日至2013年1月15日的过磅单8份。证明原告的设备总重量只有99.38吨,与合同约定的200吨重量相差甚远,且原告交付一批设备的时间为2012年12月23日,与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相差数月。5、2013年3月14日被告给原告发送的传真件1份。证明原告没有按照合同和技术协议的要求提供相应的设备,原告存在违约行为。
原告对证据1中除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五条外其他条款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3、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4以无法核实其真实性为由不予认可。原告认为,从合同文本的打印格式看,每一条款结束处都是句号或空白符,被告提交的证据1中的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五条手写内容正是添加在空白符上或者将打印条款划掉,所以合同中的手写部分与合同制定格式不符,属于被告事后添加,且手写内容均是加重原告义务或约束原告,该手写内容没有经过原告盖章确认,因此原告不予认可;被告支付第二笔款项中的300000元的时间是2012年12月21日,被告延期付款存在违约行为,根据合同第十四条的约定,被告不能按期付款,交货期顺延,被告认可收到一批设备的时间是2012年12月23日,从原、被告住所地距离看,原告在收到第二笔款项后立即组织了发货,从2012年12月17日的会议记录看,原、被告亦对交货时间进行了重新约定,因此原告不存在逾期交货的违约行为。诉讼期间,根据原告的申请,法院于2014年1月26日冻结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银行存款账户存款800000元。一审法院认为,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从法院从公安机关调取的众顺威尔特克公司提供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及技术协议看,本案符合承揽合同的形式要件,应为加工合同纠纷,对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关于本案系买卖合同的抗辩事由法院不予认可。原告与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均认可存在合同关系,因此该案合同主体应为原告与被告众顺威尔特克公司,众顺公司不是本案诉讼主体。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生产的设备是否存在缺重以及原告是否存在逾期交货的行为。关于设备重量问题,工业品买卖合同第十条用手写的形式对该内容进行了约定,对该手写内容原告以没有经过原告盖章确认为由不予认可,从该份合同的整体看,合同签订时,该条款是空白且在空白处用”/”予以标注,手写部分的内容明显属于事后添加,对该手写内容应当经过原、被告的重新确认,原告对该内容不予认可,被告亦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该内容已经过原告的认可,因此对该手写内容法院不予认可,对被告关于设备缺重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是否存在逾期交货问题,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是收到预付款后75天交货,但合同同时约定出卖人设备制作完毕发货前,买受人支付合同总额的40%,原、被告均认可该笔款项中的300000元的支付时间是2012年12月21日,根据该约定和2012年12月17日会议记录,被告支付该款项后原告才组织发货,被告提交的过磅单显示一批设备到达的时间是2012年12月23日,因此原告不存在逾期交货问题,对被告关于原告迟延交货的抗辩事由法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告按约交货后,被告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从原、被告约定的计算方式看,被告应在设备到达被告处后履行支付合同总额的80%的付款义务,即被告应支付原告加工费2440000元,现被告已经支付原告款项1715000元,尚应支付原告加工费725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一款、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三条,《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加工费725000元。二、被告天津众顺石油钢管有限公司对本案不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11550元,保全费4520元,共计16070元,由原告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承担750元,由被告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负担15320元。因原告已向本院预交,被告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15320元。宣判后,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上诉人上诉称,合同约定被上诉人交付的设备重量是200吨,而被上诉人交给上诉人的设备是99.38吨。上诉人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将合同约定的设备按期交付上诉人,被上诉人应当按合同约定每天付给上诉人违约金10000元。因被上诉人严重违约,应当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被上诉人青岛铸冶机械有限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上诉于法无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所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有关的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其应尽的义务。被上诉人已按照合同约定将合同约定的设备交付给了上诉人,并安装调试完毕。履行了合同约定的应尽的义务。上诉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付给被上诉人相应的货款。因上诉人违约,一审法院依法判令上诉人按照合同约定付给被上诉人应付的货款,并无不当。上诉人上诉称合同约定设备重量应当是200吨,因上诉人不能证明合同中的该约定的手写字迹是由谁添加的,也不能合理解释该添加的手写内容为什么在用”/”予以标注处再添加手写内容。因为,该处正常情况下不应当再添加内容。为此,对于上诉人的该主张,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上诉人主张的被上诉人逾期交货违约问题,一审法院已查明是上诉人逾期付款所致。认为被上诉人并无违约,是正确的。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依法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七十条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1550元,由上诉人天津众顺威尔特克高科防腐管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立春
审 判 员  逄明福
代理审判员  卞冬冬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七日
书 记 员  黄显东
书 记 员  彭晓凤__

友情链接

热点热推

联系我们

天津观潮律师事务所

津ICP备15007258号-1

电 话:022-6868-1039

手机号:18722021055

传 真 (+86) 022-6868-1039

E-mail:zhangjianwei0315@126.com

地 址:天津静海大安海福花园B座4层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5 天津观潮律师事务所 津ICP备15007258号-1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信融科技